【腦洞/ODATE組+膝髭】MeRomEro☆大逆走!!

※段子,理想中是正經嚴肅但沒營養的偵探PARO
※主膝髭、燭俱利,織田組、鶴鶯登場有
※女裝、桃色注意
※你們不用救我了,我腦有病,你自己小心踩雷…





房間裡傳出吵耳的收音機和電視機聲浪,房間主人們無時無刻都密切關注外界的最新消息,但偶爾亦會有精神不集中的時候,文件、照片和情趣內衣全都丟到地上。
兩人隨著劇烈的抽送,按捺不住發出呻吟和喘息,肌膚與被單摩擦,和使人尷尬的水聲都夾雜在聲浪當中。除了工作外,他們過著沒事就大幹一場的愉快生活,不論是跟戀人、工作夥伴,甚至是「家人」,理想的生活就該自由自在。

「啊…嗯…快點快點……」
快感,不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的,都叫人興奮不已。
彼此互相抱緊,肌膚緊貼,感受那相連的體溫,感受身體被佔據,一邊忍耐溢出的快感。

「嗄嗄……是…是的,兄長……」
擺動下身佔據兄長的身體,百褶裙亦隨之擺動。
腦海一片空白,思緒全都灌注在對方身上,並以行動來展示。在睡過好幾次後,有一段時間反省過,是因為甚麼緣故令他們的關係,甚至日常生活改變了?現在再去回想也沒甚麼意義了,沉溺在愉悅主義中的膝丸,已經無法自拔。

「嗯哼…你真的好可愛呢,弟弟♡」髭切把身體完全交給膝丸,但看到他穿上自己親手挑選的水手制服,髭切就忍不住把抱緊的雙手游走到腰,要不是體位妨礙,會想繼續往下摸那雙大腿襪。
平日無法放下的尊嚴,在愉悅面前簡直不憾一擊,作為哥哥卻被壓住了,給自己穿女裝的弟弟完全征服。
「好孩子,好孩子♡今天就在裡面——」

繼續閲讀>>

【宣傳頁】Unlight泰林/黑白林奈小說本《恋ノ蟲》

Unlight泰林/黑白林奈小說本《

——撕裂翅膀甘願化作蟲子,讓彼此的得以傳承下去。

《恋ノ蟲》專頁
內含新刊最新資訊及更深入劇情簡介!

【刀劍亂舞同人/ODATE組】AnEsidoRa~龍吟~(上)

※含魔物化、性轉的超級腦洞現實逃避
※主燭俱利♀
※繼續專注性轉三十年,老規矩避雷注意



房間深處傳來翻書聲,發黃的紙張從上方徐徐落下,遍佈地上覆蓋尚有餘溫的屍體,漸漸吞沒消失。窗邊書架上放置著一本古老書籍,隨著咒文浮現形成魔法陣,半透明的身影伏在窗前。
纖細的身影提起手,掌心貼著玻璃,玻璃上映照出複雜的符文,房間的結界沒辦法解除。比起無法破解結界,和窗外一成不變的風景,神父帶著陌生的人來到教堂,倒是引起了她的興趣。
「長谷部,還有那個人。」瞇起眼,咧嘴笑著,指頭在玻璃上打圈,心裡已經默默鎖定目標。

——來啊,我在這裡呢。

「……?」仿佛聽到遠方的呼聲,男子立馬回頭,四處張望。

「怎麼了,燭台切?」走在前方的神父也跟著回頭,看見附近沒甚麼動靜,肯定是隨行者心不在焉。「等自由時間才到處參觀吧,面見主教大人是非常重要,遲到了會影響印象。」

「長谷部有沒有聽到……好像有人在叫我們。」燭台切一臉茫然跟上。

「我不保證教堂附近會出現魔物,自己注意一點吧,之後你的工作可能要對付它們。」

「喔?我沒想到來教堂打工,還要跟魔物打架的……」

「給你錢就甚麼都要做,消滅魔物是我們神職人員職責之一,而你這個見習看守員也不例外。」

繼續閲讀>>

【刀劍亂舞同人/壓切明/燭俱利】無名的貓~ChangE~

※萬年炒舊梗,小圓PARO必須有<<
上一篇相關(燭俱利)
※BL要素有(CP比重8:2)



「■■■■■,我跟你說過很多次,不許拾動物回家。」

「長谷部,■■■他喜歡就給他養吧。連貓咪的名字也改好了,牠叫____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「不管他喜不喜歡,總之我不會批准的。再說,我們的家事和你沒關係,▲▲▲▲▲。」

夢境中三人在客廳為收養小貓而爭論不休,長谷部被自作主張的人氣得要命,怕孩子最晚會被教壞,作為監護人非常擔心,卻做不到甚麼。
正苦惱要怎樣應對時,像是被誰從夢境拉回現實,緩緩張開雙眼,已經天亮了。從床上坐起,還沒到鬧鐘響的時間便醒來,身邊凌亂的被鋪殘留某人的體溫。對同床人有種說不出的陌生,也許是彼此缺乏溝通,還有以往種種不好的經驗。

長谷部嘆了一口氣,下床到衣櫃前找替換的衣服,由西裝到居家服裝,全部擺放得井井有條。儘管如此,好幾次仍拿錯了衣物,是誰收拾過衣櫃,還是自己記錯了?
花了點時間找出襯衣,穿上再綁好領帶,右手食指上的飾物,隨雙手作動,映照出淡淡光芒。看向鏡裡,很久沒見過自己疲倦的模樣,以往每天準時起床,充滿朝氣出門上班,希望不是快要病倒。換好衣服去梳洗,下樓梯途中已經聽到電視聲,嗅到食物的香氣,同居人們已經待在客廳準備吃早餐。

繼續閲讀>>

【刀劍亂舞同人/兼堀】AnEsidoRa~風流的主張~

※含魔物化、性轉的超級腦洞現實逃避
※架空注意
※青江警報,只有他性轉了威力更大,歌仙和大家請加油
※繼續專注性轉三十年,老規矩避雷注意



小時候我們曾經見過面,我一直看著你長大的。
偶爾聽到堀川一本正經說著不可能的事,和泉守都會忍不住笑出來,記憶中初次和堀川見面是幾年前的事,自己正好是那時放棄了學習魔法。
想起從小被逼埋首解讀密密麻麻的文獻,儘管擁有血統優勢,抗拒接觸古老魔法的心情,成了學習最大障礙。整天拿著魔杖含糊地唸咒,管教使魔,罰抄咒文,被曼德拉草嚇到不敢睡覺,這些生活實在太苦悶。

和泉守有時候會擔心,若果在實戰中,魔法使咒文唸到一半,就被敵方解決掉會怎辦。一想到可能是將來的自己,根本笑不出來。
名門魔法使聽起來很帥氣,但小時候的和泉守心目中,拿著寶劍痛快斬殺魔物,受人敬仰的劍士才是最帥氣。不論是盔甲還是劍刃,甚至劍的手柄,書裡都描述得非常豐富,從此便立志成為最帥氣、最強大、最流行的騎士。
長大之後想起來都覺得搞笑,雖然當中經歷不少波折,但總算實現了夢想,由令人畏懼的魔法使,變成受人敬仰的騎士。

繼續閲讀>>